王琳凯的小鬼头

【J鬼】市中心(上)

太太的文太又去了

有只鸽子叫红唇:

没错 就是Je那个ffrey和王那个琳凯


昨天看了奇妙的食光觉得这俩人必须有姓名


同时诚邀磊子来客串


狗血沙雕文学 应该上下两篇就完结了


话说 这俩人的CP叫啥 有tag吗?


---------------------------------------------------------------------------


0.




《市中心》--Tizzy T


哥们想要赚钱搬到市中心


想要赚钱搬到市中心


哥们想要赚钱搬到市中心


想要赚钱搬到市中心


1.


这是小鬼每天早晨刷牙时必放的歌,仿佛他的开机音乐,后来董岩磊才知道,这根本是他的人生BGM。他一开始是后悔把房子租给小鬼的,他和他的蓝牙音箱制造出来的声音能把整个屋顶都掀翻。董岩磊怪自己看走了眼,当初小鬼顶着一张红唇白齿纯良的脸来看房的时候,他听说这人是搞音乐的还特别另眼相看,后来才知道世界上有种音乐他妈的叫嘻哈音乐。


小鬼是个半路出家的underground rapper,大学念的好好的忽然说要做音乐,他爸差点把他揍进医院,他就翘家了。他在几家夜店和酒吧演出,有时候是MC有时候是歌手,有时候还要临时被抓去跳舞——他大学念的流行舞专业。


“所以你爸为什么要揍你呢?做dancer和rapper有区别吗?”


“我也不知道啊,你说他是为啥呢?”


小鬼把洗好的头发湿淋淋地往后一撩,扎了个小辫子,董岩磊叮嘱他把地擦干再走别偷懒,自己抓起钥匙赶紧出门了。


在小鬼眼里董岩磊也不是什么正常人,个子那么高智商却好像没那么高,但情商比个子还高。他原先是个模特,在业内混得不好不坏,唱歌跳舞演戏全都不行没办法转行,最后靠厨艺闯入餐饮界。开了两年川菜馆子越做越烂,后来发现这年头没人再认真吃什么色香味俱全,只要店面装修得高端时尚一点,就算卖泡面都有大把的人光顾。


董岩磊找朋友把川菜馆子装修成网红风格,水煮鱼都拿大白瓷盘子中间放上一小撮,拍照特别上镜,然后这家店在市内就火了。董岩磊靠这家网红餐厅赚了点钱,在郊区买了套房,自己住主卧,次卧招租,招来了小鬼这么一号房客。


2.
Jeffrey特别不喜欢参加各种轰趴,他虽然有富二代的光环,却活得比老年人都健康。他健身,早起晨跑,饮食规律且均衡,不抽烟不喝酒,不飙车。


他今天被朋友拖来PINKY完全是因为这位朋友明天就要结婚,今晚是他的单身派对,Jeffrey最不会拂人好意,于是开着他的玛莎拉蒂就来了。一群人在围成一圈的沙发上又叫又闹,酒不知道开了多少瓶,很多长腿细腰的姑娘坐在他们之间,香水味让Jeffrey倒吸一口冷气。


他没有喝酒,点了一杯莫吉托还是无酒精的,青色的柠檬和青色薄荷叶泡在玻璃杯里,在这五光十色的酒场里格外不合拍。朋友和怀里的姑娘调侃他:


“Jeffrey还在找他的初恋,你们可要把握住机会。”


在一阵笑声当中,舞台上表演的人换了一个,是个嗓音清脆的rapper,Jeffrey回头看了一眼,那个rapper在和台下的人互动,笑嘻嘻地跑来跑去,跑过的地方总有人摸他的屁股。


这也是他不喜欢参加派对的原因之一,总有很多逃不过去的场面要看在眼里。


朋友注意到Jeffrey难得对夜店里的人多看了几眼,就招招手叫waiter过来说了几句。rapper表演完之后脸上还带着汗,走到他们这边,Jeffrey看见他的脸,心想这个人有没有成年。


“喏,那个是董少,打声招呼。”


“董少好。”


他乖乖地说,Jeffrey尴尬地想要站起来,他知道这是他朋友在故意,他可从来没有用过董少这个抬头。


“董少好像对你有兴趣,和人喝几杯呗。”


朋友说完揶揄地朝Jeffrey使了个眼色,给rapper推过去一排shot,对方有点犯难,笑着说:


“张哥,张少,我一会儿还要表演,喝多了可不行。”


“董少高兴了你还用得着表演吗?”


Jeffrey坐不住了,这上演的什么现代青楼的戏码,他觉得生气又不好发作,只是站起来说了一句:


“你们这样不好吧。”


他把给朋友准备的新婚礼物,一只装着限量版手表的盒子丢过去,转身就走了,他实在不擅长和人理论或者吵架。


PINKY眼下正是人流的高峰,都是往里走的,像Jeffrey这样往外走的特别少见。他还在气头上,决心明天不去参加这位朋友的婚礼,也许往后朋友都不再是了。他打开车门刚坐上去,旁边副驾驶座的门忽然也打开了,一个人迅速钻进来坐好。


Jeffrey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才发现是那个rapper,原本扎着的头发放下来了,半长微卷,比表演时候的样子要秀气,没有那么酷了。Jeffrey不知道怎么把他赶下车,只好问他:


“哎你干嘛?”


“你好像挺有钱,包养我呗。”


“哈啊?”


“我其实特别可怜,被夜店老板骗签了卖身合同,赚不到钱,我家还有个妹妹要治病。你也看到了,如果你不包养我我天天都要陪人喝酒,还要被人摸屁股。”


rapper不愧是靠嘴上功夫赚钱的,舌头和脑子转得一样快,Jeffrey已经被他绕进去了,连说着你讲太快了我想想。


“你想吧,你包养我,就是在做慈善。”


“……那好吧。”


他的意思其实是想表达,自己可以资助他一些钱帮他给妹妹治病,并不需要用包养的手段。但Jeffrey的语速相对于rapper的动作来说太慢了,他还来不及解释清楚,rapper已经把副驾驶座的安全带扣好了,说:


“我们走吧。”


“去哪里?”


“去你家啊,你没从夜店带过人回家吗?”


“我不喜欢啦。”


“哦你不喜欢去家里啊,那去酒店也可以。”


“不是啦,是我不喜欢从夜店带人。”


Jeffrey还在耐心地解释,仿佛真的没听出来rapper是在故意开他玩笑。


“要不你留个电话给我,我之后和你联系。”


两个人在车里互换了电话号码,rapper随手存了个名字董少,Jeffrey拦住他说:


“我叫Jeffrey,董少是他们乱讲的,你叫我Jeffrey就好。还没有问你的名字是……?”


“小鬼。”


3.


小鬼的梦想当然如同他每天都要跟着唱的那样,想要赚钱搬到市中心,最好还能赚钱做做音乐。董岩磊的房子离最近的地铁站还有很远的距离,骑自行车都得十多分钟,而且周围极其荒凉连家小卖部也没有。


所以小鬼经常骂董岩磊是黑心房东,就这条件还敢收那么高的房租,董岩磊一锅铲敲到他的脑袋上骂:


“没良心,你哪顿不是白吃我的?”


以他辗转在各个酒吧夜店表演的那些时薪,要搬到市中心可太难了,更别说还要搞他的音乐。艺术家又不是有情饮水饱,吃穿要钱,做beat要钱,录歌也要钱。所以小鬼常年月光,偶尔还得找董岩磊借点,有时候董岩磊也会教育教育他:


“你放着大学生不做,有爸妈养着也不要,出来搞什么嘻哈音乐,又烧钱又赚不到钱。”


“哎你说,夜店里怎么没个富婆看上我要包养我呢。”


“就你那小身板能干啥,富婆当然看不上你。”


“有个富二代也行,那种有钱人家的少爷,品味变态喜欢男生之类的,说不定能看上我。”


“那得多变态。”


董岩磊嫌弃地皱了皱眉,觉得小鬼简直异想天开,与其等待子虚乌有的富二代包养,还不如去他店里做服务员来得实际。


但今天小鬼下班回来之后异常兴奋,拽着董岩磊就嚷:


“我今天遇到一个变态了。”


“你这样子让我不得不怀疑到底谁是变态。”


“没跟你开玩笑,一个富二代,同意包养我!我他妈要有钱了!”


说完他拿起桌上的蓝牙音箱又开始咣咣地放着音乐,楼上的阿姨推开窗户骂人,董岩磊赶紧把音乐关了,心想如果真要有人愿意包养小鬼,不是傻就是真变态。


小鬼等了两天,Jeffrey并没有联系他,没有电话没有短信没有微信,把他急得团团转。到手的变态富二代,不能就这么飞了。事实上他和有钱人从来没有过交集,不知道他们的想法是不是和没钱人不同,要怎么做才能讨得有钱人的欢心呢?


他连夜拉着董岩磊商量,董岩磊困得要死才不想陪他胡闹,于是甩给他几条链接,小鬼一晚上读了好多篇霸道总裁文学,觉得自己好像掌握了很多不得了的技巧。


4.


小鬼没想到比Jeffrey更早出现的是他的朋友,PINKY的常客张哥,他还在台上表演忽然就被人拽了下来,台下嘘声一片。


张哥坐在卡座上表情阴沉,面前放了无数种酒,小鬼站在他面前老老实实地鞠躬叫着张哥好,问他有什么事能不能等他表演完了再说,要不他会被老板炒的。


“你还没爬上董又霖的床吗?差这点打工的工资?”


小鬼咬着嘴唇没有回答,脑子里不停地在想眼下是个什么情况。


“你小子可以啊,没胸没屁股的倒是能让他看得上,原来董又霖好这口。”


周围的人一片哄笑,小鬼面无表情地站着,言语的羞辱和肢体的骚扰对他来说都是这份工作不得不忍受的一部分,因为他想要赚钱。


“你他妈知道我费了多大劲才和他交上朋友吗,就为了你这么个货色他居然和我翻脸?”


小鬼暗暗捏紧了拳头又松开,换上赔笑的脸,说:


“张哥,我真得上台了,有什么事我表演完了再给您赔礼道歉。”


“上台?你以为有了董又霖这个靠山我就动不了你了,你今天不把这些酒喝完,你以后就别想再出来卖唱。别说PINKY,城里哪家店,有我一句话都没人敢要你。”


旁边有人推过来一排shot,和上次Jeffrey拦着没让喝的一模一样,小鬼知道这个张哥确实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今天如果不喝,明天就真的要收拾家当走人了。


他拿起第一支试管一口灌了下去,辛辣的酒精瞬间从口腔燃烧到了胃,喉咙和食道都被灼得生疼。在所有人的催促声中,他又拿起了第二支,然后是第三支,和第不知几支。他发现如果喝得多了,知觉也就麻木了,不仅是他的舌头,还有他的心。


有钱人确实是和没钱人的想法不同的,即使是看着诚恳的有钱人,承诺的事情也不能算数。小鬼在内心中嘲笑自己:天上掉馅饼的美食哪能轮得到你,难得动一次歪门邪道的念头就栽了吧,你只会是这些公子哥儿的消遣和笑柄。


他喝了好多种酒混杂在一起,头疼欲裂,看什么都是虚影,有很多只手举着手机拍他的丑态,并且起哄着:


“发给Jeffrey,看他疼不疼你这个小情儿。”


小鬼暗骂着去他狗屁的Jeffrey,他八成早就把他这号人给忘记了,他的手机里说不定装着几百个夜店里和他搭讪的电话号码。


他已经难以完成吞咽的动作,身体本能地在拒绝酒精的摄入,他被人抓着脑袋又灌进去半杯,然后听见有一个冷静缓慢的声音说:


“你们放开他。”


抓着小鬼的手松开了,他的头咣当一声砸在桌面上,他彻底失去了意识。


5.


小鬼睁眼的时候天旋地转,抱着脑袋翻了个身,又翻了个身,居然还在床上,他忽然意识到这不是自己那张单人床。


醉酒之后他断片了,他丝毫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PINKY的——经过昨天那么一出,他应该是彻底离开PINKY不能再回去表演了,他又丢了一份工作。


他环顾了一圈,这是一间很大的卧室,一张很大的床,对面墙上是一幅很大的摄影作品,旁边是一整面很大的落地窗。总而言之,就是什么都很大,小鬼觉得这比董岩磊那个破房子所有房间加起来都大。他歪歪倒倒地从床上起来,还在头晕目眩之中,定了定神拉开了落地窗的窗帘。


在小鬼眼前的,是窗外开阔的城市风景,他能俯瞰整个市中心,头顶上是仿佛只要伸手就能触摸的蓝天。


房门一阵响动被打开了,他警觉地回头,看见Jeffrey端着一杯水走进来,还是那样冷静缓慢的语速问:


“哎你醒了,要不要喝点水?”


小鬼接过水杯慢腾腾地喝,一边喝一边悄悄打量Jeffrey,他穿着质地看起来就很好的丝绸睡衣,自己穿着看起来就是Jeffrey的另一件丝绸睡衣,所以他们昨晚到底有没有睡过呢?


“对不起昨天我朋友找你麻烦。”


“他说你和他翻脸了,而且他接近你不是真的想和你做朋友。”


“我知道,为了我爸公司的钱。”


“你为什么没有联系我?”


小鬼放下空的水杯,问出了他介意了好几天的问题,虽然他知道他不该问的。


“我本来想拿钱给你妹妹治病,就稍微查了一下你妹妹的情况,但是你没有妹妹,你骗我。”


“对,我骗你,不是我妹妹缺钱,是我缺钱。你不想要包养的关系那么难听嘛,我就找个理由让它好听一点,反正你们有钱人都喜欢做慈善。”


小鬼笑起来,看来他们的交集到头了,他一连得罪了两个有钱人,他得赶紧回去收拾行李准备跑路。


“那你缺多少钱?”


“什么?”


“你不是缺钱吗,缺多少,我给你,你可以不用去PINKY那样的地方表演了,不好。”


“所以你真的决定要包养我了吗?你可以把我当金丝雀,没关系,囚禁我,把我养起来。”


小鬼的话把Jeffrey逗乐了,笑出一排整齐的牙,他看着小鬼激动得上窜下跳好像真是什么天大的好事,忍不住说:


“你这样的更像是金丝猴。”


TBC

(丞鬼/贾鬼)化猫03

许善达:

这一章先让小贾上了


丞鬼不多 就不上丞鬼tag了


不知为何开车渐渐力不从心...




先上48

【ALL鬼】夜奔 11

太太神作

凌日:

前篇: 1-4, 5678 , 9 , 10




dirty talk 预警。




各种神秘又敬业的瓜,就不一一解释了!




这里是正篇

救赎

设定:故事线是从琳琳离开后开讲 
        后面会有小贾追妻过程
        all鬼   全部我瞎编的 切勿上升真人
        小贾金主设定

club里  
   justin接到朱正廷短信后,还是如约到了。
  在黑暗又带着迷幻灯光的的场景里。朱正廷身边围了一堆男男女女,都想往他身边挤,但又不敢太上前,只有两个男生紧紧挨着,坐在朱正廷的左右两边。两个男生看上去年纪都不大,精致白皙的脸,却有着不同脸庞的魅惑表情,像撒娇的小猫咪一样讨好的围在朱正廷旁边。
justin带着一脸疑惑的表情
你还玩男人?
朱正廷喝了口手中的酒,就伸出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其中一个的脸。
分明是个男孩,justin心想。
但那个男孩却转脸就含住了朱正廷的手指,舌尖在手指上打转,朱正廷手指在男孩口中进进出出的和他娇嫩的舌头玩弄起来了。
justin又想到了自己那个叫小鬼的小男友,也曾这样舔过自己,当然远不止手指。
"他很有趣吗?"justin开口到
朱正廷:"他很好玩"
他注意到那个男生在一边吞吐朱正廷手指时,一边用眼角悄悄打量自己。像是挑逗,或是勾引。
    把他带到我房间来吧,justin起身时说道。
"想通就对了嘛,那个小鬼也不是非他不可的。"
朱正廷低头喝了口手中的酒说道。

  justin开到别墅的卧室这是他和小鬼待的地方,
  自从小鬼不见后他很久没来这个房子了
  justin像是第一次来一般开始打量房间。
  房间里还整齐的放着小鬼的东西,滑板,游戏机,数不清的cd,还有他经常用的音响。小鬼似乎总愿意将屋子弄的很乱。很吵,小鬼说这样就算justin不在身边也不会那么寂寞了。这里他有派专人打扫,所以很干净。
  这是当初自己送给小鬼的礼物,他想把他圈养在自己身边。
  但很显然小鬼他不受控,在一次商务的交际圈宴会后,他就消失了。
  他穿着justin精心给他准备的衣服。是得体的西服,但里面的衬衣却很透,隐隐可以看到细瘦的腰身,胸口漏出一大片春光,皮肤白皙诱惑。头发也是精心准备好的。头发微长烫着小波浪,绝对是当场最漂亮的。
   这样的小鬼吸引了不知道多少男男女女的目光,大家都被他吸引,只能选择臣服。
   就连范丞丞也忍不住和他说:嘿,你的小猫可真好看。"
  范大公子的眼光可是出了名的挑。
  justin没接话,他有种隐隐的不安。
  看着在舞池里,和着音乐节奏一边跳舞,一边朝自己挑逗的眨眼的小鬼。一种若即若离的微妙感觉,引起他的惶恐。
   果然当晚小鬼就不见了,竟然在自己眼皮底下。
   justin像失心疯般的去找他的爱人。
   却无果。
   "或许他注定不能属于任何人"朱正廷安慰的对justin说道。

"我去洗澡"那个小男孩一到房间就迫不及待的说到。
justin点了下头,眼睛却忍不住被桌子旁那套游戏机吸引。是justin之前带来逗小鬼开心的,
是老式的插卡仍天堂。
现在市面上基本已经绝版了。小鬼却很喜欢,所以justin就一定会给他找到。
明明当时他两就玩的很开心
"为什么?明明你是开心的,为什么你要离开?
justin不解。
由于都有阿姨打扫,不至于落灰,但自从上次和小鬼吵架摔过后,就一直没用过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justin走过去,开始组装,不一会,屏幕出现彩色,卡了一下,justin伸手去拍了几下屏幕,就又流畅了。
justin把卡带插进去,开始玩了起来。
房间只开了盏昏黄的小灯,整个房间很暗。蓝色的光印在justin专注的脸上,沉浸游戏的justin
脸上有了兴奋的表情,身子不由随着游戏中的人物的跳动而轻微摆动。
   当时也是这样不过是两个人,小鬼每次都会和他说,如果你游戏赢了我,那你就可以上我。和我做。
  所以他必须得赢,当然经常是小鬼看着自己要输了,就耍赖去吻他,或者给他口,想让他不能安心通关。这时候他就会狠狠的压上去。用力的吻他
直到身下男孩的嘴最变成好看的红色。眼睛里染上欲望。
有时身下还压着键盘。但年轻的欲望不眠不休,不管不顾。

   这边男孩洗完了澡,赤裸着身体,但却带着一个chocker.像只轻快的小猫悄悄跑到justin身后。justin还在专注于游戏中的人物,小男孩轻轻攀上justin的后背,把热气吐到justin耳后,刚想吻上justin左脸,justin正在躲游戏中人物的一个技能。身子也不由的向右躲了下,躲开了小男孩送上来的吻。小男孩也不灰心,又伸出灵巧的手去轻轻揉捏justin的耳垂,把头埋向图楠的脖子,开始吻上去,又带着点轻啃。     justin觉得有点痒,忍不住抬了下右边肩膀。游戏中justin的角色所向披靡,但可能由于刚刚抬肩膀时一个抖动,不小心被对方一个大招,打到一下失了不少血。justin不由地皱了下眉头。把头有些嫌恶的扭到一边。

justin:别动,没看到我被打到了吗?
男孩想伸手去抢手柄被justin躲开。
justin:你会玩这个吗?
男孩:我不玩游戏,我一般玩点别的。
justin皱眉:噢?比如说?
男孩盯着justin好看的侧脸带着撒娇的鼻音喃喃的说到
:玩什么游戏嘛,玩我不好吗?

说完,一边朝justin吻上去,一边伸手去抢手柄。
争夺中图楠的角色一下被对方一举击中,打倒在地,屏幕一暗,伴随着音乐弹出了game over。
  justin生气的夺过手柄,扭过头看到小男,却一下看到了男孩脖颈上的choker。
  他盯上男孩好看的眼睛,再看了眼他脖子间的chocker,他伸手摸上男孩白细的脖颈,用手指轻轻的勾上那条chocker.
男孩不再动作,只是讨好的望向图楠。justin嘴唇微微张开吐出一口热气,又抬手摸上男孩那张精致好看的脸,男孩很瘦弱,脸又白又小。
justin心里知道他像谁。
  男孩立马转过头去吻justin的掌心,并轻舔justin掌心的纹络。justin却不适般的皱紧了眉头。
justin:滚吧
   男孩惊讶的睁大了眼。"别嘛,现在还太早我不知道去哪呢"男孩睁大湿漉漉的眼睛,用可怜兮兮的语气说道。

justin:滚吧,别让我说第二次。
  男孩知道两者身份之间的悬殊,固虽不情愿,但也只能垂下头准备灰溜溜的离开。
当男孩正刚转身,准备去浴室拿衣服离开时。
justin开口:等等
男孩脸上立刻又露出开心的笑容。
justin:把你脖子上的颈圈留下。

图楠趴在床上,用手指转动那条chocker
又翻了个身平躺在床上,抬手把chocker中间的金属字母w对准灯光,眯眼欣赏了一会儿。
:琳琳  justin喃喃到。

又转身瞥了眼角落屏幕还在发光的游戏机
"哼,骗人朱正廷,他连游戏都不会。算什么好玩。"

啊啊啊啊激情转发

世界上最可爱的琳:

这是什么好东西?!不允许丞鬼女孩没看过这个视频!

丞丞咬了口香蕉接着琳琳就过来了

一个伸手拿一个主动伸过去

笨蛋小琳麦在嘴巴前面一直挡住

这时候超贴心的男友丞丞伸出了爪子扶麦

琳琳吃了几口又还给男友

然后男友丞丞又吃了起来

过程两人没有什么过多的动作言语和表情

这恰恰不是说明非常自然吗?!!!

视频出处在最后一张图,链接放评论

【卜鬼】继父

神仙写文啊!

CrushInMyEye:

第一人称视角


三观不正


OOC






链接见评论

《金玉》下

丘比特:

丞鬼/贾鬼


不太擅长的民初年代戏,范家老爷久病不愈,媒人给少爷说了门亲事为老爷冲喜。


黑化,内含姐弟撕逼,请注意避雷。




《金玉》




Part 2